今天在知名的常旅客博客OMAAT(One Mile at a Time),看到一位女士Danaja Brinkley向博主Lucky投诉土耳其航空如何破坏了她的家庭出游,且听我细细道来:

Danaja是克罗地亚人,她的丈夫Josh是美国人。他们预定了7月2日晚土耳其航空公司的机票(以下简称土航),行程为华盛顿(美国)-伊斯坦布尔(土耳其)-威尼斯(意大利)。Danaja已经四年没有回家了,Josh之前也没有见过Dnanja的父母。这次他们和Danaja的父母相约在克罗地亚的斯普利特一起度假。Danaja的父母为他们另外定了两张机票,出发地是伊斯坦布尔,目的地是斯普利特。很明显他们并不准备乘坐原定机票中的伊斯坦布尔到威尼斯的这一段。

第一程航班的起飞时间为晚上11点,Danaja和Josh晚上7点就到达机场办理登机手续。他们提早这么久,是因为Danaja机票上的姓,与她在旅行证上的姓并不相同(可能是因为他们刚结婚不久,在美国一般结婚后女方会改名为男方的姓,而他们的机票是很早以前就购买的,机票上名字写的是Danaja的原姓名)。Danaja提前把自己的旅行证、绿卡、结婚证等证件提前发给了土航确认自己能够登机,土航回复说只要她届时带着结婚证明即可。当他们到达机场后,办理登机手续一切顺利,同时Danaja要求把行李托运到伊斯坦布尔。这也验证了我们之前的猜测,他们想放弃掉后段伊斯坦布尔到威尼斯的机票。但为了行李不被运到威尼斯,他们要求只把行李托运到伊斯坦布尔。登机手续办理完毕后,Danaja和Josh美美地享用了一顿晚餐,提前一个多小时来到登机口等候。

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在距离登机还有半个多小时,Danaja和Josh听到广播中要求他们立刻赶到办理登机手续的柜台。在一路飞奔至柜台后,他们被告知无法登机。原来是因为土航的工作人员发现,Dnaja的旅行证上写明只能在返回克罗地亚时使用,而他们机票最终的目的地是意大利的威尼斯。此时,Danaja试图打电话更改机票的目的地,但已经来不及了;她向工作人员解释,他们的最终目的地其实是是克罗地亚,但工作人员却拿着条款读给他们听。Josh试着与工作人员理论,刚提高声音警察就出现了,他也就焉儿了。最终他们只能含着泪,看着飞机飞走。

事后Danaja向OMAAT的博主Lucky投诉,说如果土航一开始在办理登机时就告知他们情况,那他们至少还有时间更改机票。最终土航在登机前30分钟才通知他们,直接导致了他们不能登机,无法与家人团聚,美好的假期毁于一旦。Danaja和Josh的遭遇的确值得同情,但他们把所有责任归咎于土航没有提前告知,就有点不合乎情理了。这就好像一个人高考找人代考,考完后成功收到录取通知书,在入学前被发现取消录取,却怪学校没有早点通知他,让他错过了可以今年申请国外学校的机会。


为什么Danaja第一张机票的终点是威尼斯?

整件事情的问题出在哪里?在这里我们先不讨论Danaja的证件问题,她的旅行证能否在伊斯坦布尔出入境,这在OMAAT的博客里有提到。我们重点关注下,为什么Danaja的第一张机票的终点是威尼斯?很有可能是因为:华盛顿-威尼斯的机票比较便宜!自己额外再买一程伊斯坦布尔到斯普利特的机票,都比华盛顿到斯普利特的机票,或华盛顿到伊斯坦布尔的机票要便宜。

以8月26日的机票来举例。为了方便,我们只查询单程的机票价格。华盛顿到威尼斯最便宜的价格为4596元人民币,为土航执飞经伊斯坦布尔转机。

而华盛顿到伊斯坦布尔的直飞价格为8064元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