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年9月
## 2017年9月30日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来纽约一个月了,除了刚来的几天还算空闲,之后都十分忙碌,忙着学烹饪,忙着处理租房纠纷,忙着找新房子。人一忙就容易忽略感受,只关注眼下的事情。烹饪课程临近尾声,也是时候回想一下自己这一个月到底做些了什么。
大家最关注的,就是我的法餐课程了。课程质量肯定不用说,专业的毕竟是专业的。这一个月的课程,就好像给我人生打开了另一扇窗户。很多人问我是不是准备转行开餐馆了。其实能开餐馆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希望能有这么个地方,招待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最近看到一句话,有一个让别人发生故事的地方,真的说的很好。但是开饭店太遥远,也许并不是现在,也许这辈子也没有办法能够实现,不过没有关系,一切看机缘吧,不过可以从Dinner Club做起,每个月开那么一桌,我定菜单,你们来买单。先再修炼几年,等我回国了,再一展身手。
写作写了两万多字了,很多事情的意义只有开始做了,才能体会到。我一开始只是想把我自己学习烹饪的过程和感受分享给大家,因为教才是最好的学习。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也认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幸运无比。Yhouse还邀请入驻成为“生活大师”,真是受宠若惊。烹饪有大师,音乐有大师,哪有什么生活大师。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着很多的烦恼,大家都在努力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一些。我只是从自己的角度,与大家分享眼中的美好。一个月前开通了头条号,大鱼号,微信公众号,企鹅号,搜狐号,现在基本都通过了新手期。既然要做,那就做到最好,做到专业,所以我决定把我的这些公众号们改名为“纯享世界”,我自己的生活体会将只会发布在简书上。这些公众号将用于分享烹饪、旅游、健身等等能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的事物,让热爱生活的我们一起向着真正的“生活大师”而努力。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关注,希望我的分享,能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精彩。
### 2017年9月24日 这是一场三方都是受害者的房屋租赁及产权纠纷
关注我的朋友们,都知道我最近遇上了一件事情,故事的起因我已经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再去了解下(《美国租房怪事:刚入住,房子却被卖了,房东竟然不知道!》)。这两天,随着我们与多方的沟通,获得的信息也越来越多,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我和太太在纽约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公寓,刚入住不到一个月,有一对夫妻自称从政府拍卖那里买了这套公寓,要求我们搬走。而房东竟然不知道自己的房子已经被拍卖了。
这件事情暂时一共涉及三方人群:
1. 租客:我自己,博士第六年,在纽约准备毕业论文答辩并找工作;我太太,在纽约读硕士,租房合同以她的名义签署。 2. 房东:公寓原拥有者,某国企员工,买房后六年内从未去过美国。 3. 买家:公寓现拥有者,从政府处拍卖得到此房屋,于9/15日交割完毕。
故事时间线:
9/18日周一:买家上门,房屋已经在上周五(9/15日)交割完毕,要求我们30天内搬走。当时只有我太太在家,她表示无法立刻做决定,需要与我商量后再说。我到家后与太太一起去物业核实,物业说所有交接手续已经从六月份起开始办理,买家所有文件已被物业公司律师核实,此事为真实。当晚我们便通知房东,房东说不知道此事。
9/19日周二:
9/20日周三:
9/21日周四:第二次与买家见面,
9/22日周五:
9/23日周六:
### 2017年9月22日 美国租房怪事:刚入住,房子却被卖了,房东竟然不知道!
这是近几天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离奇的故事。
8月底我和太太刚刚搬到纽约,在曼哈顿岛上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小公寓。正当我们把房间收拾好,准备开始扭腰客的生活时,谁知一场“风暴”向我们袭来。
这周周一上午(此时距离我们入住还不满一个月),有一对夫妇来到公寓,他们自称上周五刚刚买下这套公寓,是公寓的新主人。
由于当时我并不在家,只有太太一人。在物业经理的带领下,我太太与对方在会议室坐了下来,互相了解情况。
原来我们的房东,也就是这套公寓的原主人,因为拖欠州政府某种税款已有两年,导致房屋被法院拍卖。上周五这套房屋刚刚交割完成,今天新房东是来收房子的。
此事也已被物业经理确认,而且听说,他们从三月份就开始看房子,六月份就在办手续,到现在也已经好几个月了。
我们的第一反应是,我们遇上骗子了!难道是房东在明知房屋已经被拍卖的情况下,还把房屋租给我们?
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啊。我们只是给房东付一压一,其实并不是太大的数目。所以房东从我们身上并没有获得多大的利益。
并且房屋每年的税款不会超过一万美元,因为拖欠税款,导致一百万美元的公寓被拍卖。而拍卖所得的钱房东可能一分钱拿不到,因为政府会雇佣律师,律师费在美国可是惊人的贵。
这么不划算的生意,谁会做?
带着这份疑问,我还是十分气愤地质问了房东,为什么把要拍卖的房子租给我们?
但是她的回复也让我们大吃一惊:她竟然不知道!
什么?你自己的房子被拍卖了,新房主已经上门了,你竟然不知道?这事变得越来越离奇了。
她说她不知道自己的房屋被拍卖了,她也没有拖欠任何税款。但是,2016年年初开始,就有停车罚单寄上门,说有三辆车的停车违章,需要罚款。
由于房东是中国人,她那时并不在美国,也是由当时的租客拍照给她看。她在美国并不拥有汽车,所以更不会有停车罚单,所以只是当做骗子,或者误会,就没有管这件事。
谁知后来一而再,再而三地有催促付清罚款的信件来到,最后甚至有法院的传单。但是,她依旧认为是骗子,置之不理。
然后,事情就像大家现在看到的那样。
房东认为那一对夫妇是骗子,让我们报警。
我给房东的提议是,很可能有同名的人停车违章罚款,但是州政府找不到那个人,但却在住房信息里找到了房东的名字,误认为是同一个人,于是要求房东支付罚款,但是房东一直置之不理,导致州政府直接把房屋拍卖,偿还罚款。
但真相究竟是如何呢?是诈骗?还是房东自己的疏忽?又或者是美国政府的失误?
现在房东已经聘请律师调查,但我们也已被新房主要求限期搬离。
不过,就像柯南所说的:真相只有一个!让我们静待事情的发展吧! 不断更新在美国的生活与故事,欢迎大家关注。

2017年8月

2017年8月28日 - 住在新泽西,工作在纽约

搬入租住的公寓前,我们先到位于新泽西州的好友家小住几日。新泽西州与曼哈顿岛相邻,被哈德逊河分隔。每天有上百万的人从新泽西涌入曼哈顿上班,他们通过地铁、巴士等公共交通从隧道以及大桥上穿梭于新泽西与曼哈顿之间。由于曼哈顿岛拥挤的交通及昂贵的停车费,只有少部分人选择开车上班。

我们与好友相约于5点30分,在市中心的Port Authority 汽车站见面。好友每日5点下班,步行20分钟左右至汽车站乘车回家。而我们选择乘坐地铁C线,从上城区前往汽车站。来过纽约五六次,纽约的地铁给我的感觉就是三个字,“脏,乱,差”。纽约地铁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地铁之一,第一条线于1904年开始运营,距今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踏入地铁的入口,昏暗的灯光,破旧的设施,都让你怀疑这里是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在候车区的墙壁上,贴着类似于7、80年代的海报,宣传着各式活动及表演。在轨道一面的墙上,用瓷砖贴着本站街道的号码,方便车上的乘客查看站名。比如“59st - Clumbus Circle Station”,墙上就会用瓷砖贴出“59”的字样。纽约地铁的线路也很复杂,同一条线路,除了有不同终点站的车辆外,还有“特快”列车,也就是只在几个大站停靠的地铁,方便乘客长距离出行。如果你一不小心坐上了“特快列车”,多坐一站,就可能是普通地铁的三四站,那可真是“一站万年”了。所以说,只要来过纽约,或者居住在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在这老旧、复杂的系统中犯过错。

地铁到达汽车站后,出站便是汽车站的地下一楼。当我们正在和好友互相询问位置时,正值下班高峰,人群不断从各个方向涌入。在电梯与楼梯上,大家穿着深色为主的衣服,保持着同样的速度和间距向前行进着。这幅场景让我想到了《疯狂动物城》中的小旅鼠们,他们统一着装,下班后鱼贯而出,每个旅鼠都跟随着前一个,保持相同的间距、速度和方向前行。两幅场景如此神似,让人忍俊不禁,不得不佩服电影编剧对生活的理解。

终于找到好友相聚,好友带我们来到了位于二楼的出发大厅,并为我们分发车票。车票价格与距离成正比,可以一次购买10张的上下班专用车票,稍许有所优惠。我们去的城市为新泽西的瑞吉屋(Ridgewood),不堵的话时长半小时左右,票价4.5美元。大家都很有序地排着队,等待上车。汽车是那种常见的旅行大巴,车上配有厕所。座位并不是固定的,随到随坐,坐满即走。当我们这一车坐满后,司机便发动大巴,驶离汽车站。在大巴上,是不允许打电话、吃东西的和喝饮料的,以免声音和味道影响他人休息。第二天在舒再次乘坐大巴离开曼哈顿时,就是因为太饿,开始吃面包,于是一路被白人大叔所翻白眼。在这一点上,美国是做的很不错的,当你买了一张车票,你所购买的不仅仅是一段交通服务,还有对在这段服务中,对你的时间的保护。

汽车大约行驶了四十多分钟,我们到达了目的地。车站位于高速公路旁,是一个“Park and Ride”,直接翻译就是“停车并搭乘”。这里是一个停车场,住在附近的人们,上班时可以把车停在这里,换乘大巴进城;下班时乘坐大巴至此,又可以开车回家,实现家与公共交通的“无缝衔接”。好友的老公来开车接我们,十多分钟就到家了。他的工作地就在附近,所以每天上下班都会送好友到车站,甜蜜无比。到了他们家,是一栋典型的美式住宅,宽敞,安静。后院有一片草坪,时不时会有土拨鼠出现。草坪的边缘种着一排大树,与邻居家形成了天然的间隔。附近小学,初中,高中都有,难怪好友会选择于此定居,这真是个生活的好地方。

年轻人喜欢住在曼哈顿,虽然狭小拥挤,却有着各色的人群和丰富的生活;结婚的家庭喜欢住在曼哈顿对面,那里与曼哈顿一河之隔,即离曼哈顿不会太远,又有足够的和空间和舒适的环境;有孩子的家庭则喜欢住的更远,这里学校丰富,地方宽敞,适合孩子成长,虽然去到曼哈顿上班要一个多小时,但为了孩子和家庭,这点牺牲也算是值得。人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喜好,不同的重心,不同的选择。无数人选择了曼哈顿,而我,也渐渐喜欢上了这里。

本文写于8月28日晚。


2017年8月26日 - 用脚丈量中央公园

刚到纽约两天,住在中央公园附近的Days Inn,这也给了我就近去中央公园跑步的机会。细数一下,来纽约也已经有五六次了,但是从来没有去过中央公园。中央公园作为曼哈顿岛之“肺”,看起来好像很大。于是一天起了个大早,换上运动衣,准备用脚去丈量一下中央公园的大小。

清晨5点30分,天还没有完全亮,曼哈顿的街头冷冷清清,但许多“早起鸟”们已经开始运动了。中央公园的设计很是合理,围绕着公园有一条宽阔的道路。道路被一分为三,靠内圈的1/3又被分为两条,为双向的跑道。另外2/3的道路设计为双向的自行车道。虽然如此,但人们都只是朝着一个方向骑行,以免发生事故。相邻的跑道和自行车道是相同方向的,这样减少了跑步者和骑行者相撞的可能性。我选择顺着骑行的方向跑步,也就是紧邻着自行车道。不一会就听到背后传来嗖嗖的声音,数辆自行车从我身边飞速而过,但并不会觉得危险。这些骑行者成群结队,装备衣着也很专业,一看就是经常在这里锻炼。

我一直在观察身边的运动者,骑行者由于都带着头盔和眼镜,无法看清年龄和性别,但有一位女士让我印象深刻。跑着跑着,我突然发现,有人躺在一辆小车里,以比自行车更快的速度,呼啸而过。通过她的头发,我判断她应该是一位女士。这类车子是专门为残疾人设计的自行车,经常在电视里见到,马拉松比赛开始时,这类车队也会先出发。我绕着中央公园跑了一个多小时,她从我身边穿过两次,她一定来的比我早,离开的比我晚。我不知道她是谁,她经历过什么,但我只想表示,我对她的尊敬和钦佩。

在美国这一点印象让人十分深刻,就是无论你在哪里,运动健身的氛围都十分浓厚。我在国内实习和同事聊天时,就有国内的同事说到:“好像你们国外回来的都特别注重运动。”的确,这是海归身上一个十分显著的特性。在国外生活过的人,都会发现,身边优秀的人,无论国籍,他或她一定会有一项十分热爱的运动,并且长期坚持着。他们深知运动的重要性,甚至用一些国内看似近乎残酷的运动量,来磨炼自己的心智,对抗身体机能的老化。

绕了中央公园一圈,大约10公里,不是很长,但也不短。我一直有个想法,希望用脚,跑遍城市的大街小巷。自从跑完马拉松之后,我越来越能体会到,探险家们对于未知的土地的探索,以及每走到一处就好像征服一处的快感。跑遍城市的每一条街道,这听起来好像有些天方夜谭,但不是不可能的。曼哈顿岛就是一个完美的选择,适中的面积,横平竖直的街道,给了我一个可能性。也许接下来,我会计划路线,用脚、用眼征服曼哈顿的每一个街道。凯撒曾经说过:“我来,我见,我征服。” 那我就试着征服曼哈顿吧!

本文写于8月26日凌晨。


2017年8月22日 - 新新扭腰客

22日下午4点,我和舒乘坐LX014航班落地纽约了。一出机场,扑面而来的热气把我们给惊着了,没想到纽约这么热。打了辆UBER,开始缓慢地向曼哈顿进发。七年前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我和舒到的美国。七年一个轮回,在飞机上我就一直在思考,这次来纽约,要把自己完全清空,用全新的眼光和态度来认识这座城市,认识这个国家。过去几年,我越来越发现自己许多的认识世界的角度和态度并不十分正确,需要彻底把自己归零,重新开始,让自己更了解自己,也更了解这个世界。

UBER司机是一位巴基斯坦小哥,来美国10年了。问他喜不喜欢纽约,他的回答是没什么不好的。由于他一开始来到美国的时候就在纽约,他有一个很大的家庭,如果要搬家的话,成本非常高,万一家人不喜欢和不适应新的地方的话,会很麻烦。他每周周四周五上学,读的是移民法。其他时间就打打工,开开UBER,非常灵活。他告诉我们,他挺喜欢开UBER的,就是因为灵活。想接活的时候,哪怕是一个小时,也可以送一单乘客,然后回家。在他身上,我看到更多的的是美国中下层新移民的简单,知足。

晚上到酒店对面subway吃饭,刚出酒店门,就有人上来乞讨,问有没有现金。在路口,一位拄着拐杖的瘦弱的黑人大叔连续摔倒,旁边的行人匆匆路过,我们也是赶紧从旁边绕过。你不知道他是为什么跌倒,也许是饥饿,也许是吸毒,什么都有可能。只有几个在旁边饭店露天吃饭的白人小孩,在父母的注视下上前搀扶,他们的父母也始终没有任何表示。他们乐于看到自己的孩子上前表示爱心,但也不愿自己陷入其中。

坐在Subway里,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有几位黑人在门口乞讨,互相打趣。在纽约,夜晚游荡着大量的贫民,他们逢人就会乞要现金。美国是一个信用卡高度发达的社会,出门带张信用卡,基本没有问题。但想到中国高度发达的电子支付,我想他们要是懂得用微信和支付宝,手上拿一张塑封纸,上面两个二维码,每天乞讨效率一定会高不少。当然,这要等到微信和支付宝在美国通用的时候。也许,当你看到纽约满大街二维码的时候,也就是微信和支付宝统治世界的时候。

入住纽约的第一晚,还处在准备和适应阶段。纽约给人的感觉是没有安全感。这种不安有来自社会的,也有来自自己的。我相信大家夜晚走在北京和上海的街头,不会对于自己的人身安全有太多的担忧吧。你会担心被抢劫么?你会担心被枪击么?但在美国,在纽约,看着身边游荡着的贫民,真的会从心底里感觉到害怕。但是,仔细想想,这些贫民好像又没有那么让人害怕,他们也只是要钱而已,你不给他们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只要晚上不去一些偏远的区域,纽约整体还是很安全的。另一方面的不安,来自自己。刚刚国内实习完回到美国,准备毕业论文,准备答辩,准备找工作。一切的一切都还是未知数。这些不安,更多的给了我动力,去思考,去成长,去学习。这是一座令许多人着迷和疯狂的城市,这是魔都中的魔都,汇聚了世界的精英。在这里,不光要向所有人学习,更要以行动,突破自己的舒适区,每天挑战自己,飞速成长。

本文记录于23日凌晨3点,倒时差,被饿醒,啃着曾经觉得很难吃,但现在觉得美味无比的肉桂卷。我发现这些年,我变了,是因为我成长了;但其实我并没有怎么变,我还是我。希望两年后,或等我们离开纽约的时候,自己还是七年前,那个充满精力,充满好奇的小伙。唯一的区别只是更有阅历,更有能力而已。